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法制網首頁>>
法治新媒體聯播>>業務動態>>
平凡的堅守:在一個派出所干到退休的“兵哥”
發布時間:2018-10-25 11:30 星期四
來源:法制網

法制網訊 記者雷健 通訊員廖錦榮  廣東韶關樂昌市廊田鎮,兩面臨山,廊田河從萬傾良田間穿流而過,匯入武江,宛如一條走廊,故得名廊田,是樂昌的種糧大鎮,有“粵北糧倉”美稱。

有個人在這里守望了一輩子,他就是廊田派出所民警張佐兵。因為年輕時當過兵,名字又叫張佐兵,鄉親們習慣了叫他“兵哥”。不知情的人或許會以為他是年輕帥小伙,孰料他已是臨近退休的老警察。他在一個派出所干了26年,歷經9任所長,仍然是個普通民警,平凡到不能再平凡。自己播撒汗水,百姓收獲平安,這就是他,以及像他一樣的眾多基層民警的樸素追求和執著堅守。

張佐兵在查閱卷宗

張佐兵1978年參軍入伍,曾代表所在武警中隊參加武警肇慶支隊的輕武器射擊比賽,勇奪桂冠,槍法很了得。1981年退伍回鄉后,張佐兵在老家東莊村務過農,做過治安員,當過政府職工,因為工作認真負責,辦事利索,1992年被收編為廊田派出所地方民警,后來轉為正式民警,仍舊是在廊田派出所工作。

張佐兵沒有想到,自己在廊田派出所一干就是26個春秋,現已年近花甲。

考慮到張佐兵年紀大了,體力精力難以承擔繁重的值班任務,加之又快要退休了,廊田派出所的領導從關愛老同志出發,決定不安排他值班了。沒想到這個人性化的安排,卻把張佐兵給惹急了。從來不向所領導提要求的他,找到廊田派出所副所長陳文明,要求繼續安排其值班,理由是廊田派出所本來就人少事多,他現在還能干活,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我年紀是大一點,但同樣是拿著這份工資,其他同志值班我不值,倚老賣老搞特殊,這像話嗎?”在張佐兵看來,這很不正常。

經不起張佐兵的反復糾纏,陳文明只得又繼續安排其值班,不過特別叮囑張佐兵:頂不住的時候別硬撐,跟大家說一聲。

張佐兵心里也清楚,到了這把年紀,安享含飴弄孫之樂者有之,大談養生之道者有之,但是這樣子的清福,他無法心安理得去消受。

陳文明告訴記者:“張佐兵與其他老同志不太一樣,樂于起早貪黑、工作爭先恐后,最大的“毛病”就是閑不住。對此,其實所里的其他同事早已見怪不怪了。”

張佐兵參加掃黑除惡宣傳活動

張佐兵是廊田本地人,人熟、地熟、事熟,是廊田派出所的“活地圖”、“全自動搜索引擎”,在調解糾紛、查處案件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今年9月初,樂昌市長來鎮和村發生一宗故意傷害案,公安機關鎖定了犯罪嫌疑人。數日后,群眾向公安機關報稱發現了疑似嫌疑人的車輛,并在附近發現了一具高度腐敗的尸體,疑似嫌疑人畏罪自殺。但群眾所報的位置比較偏僻,派出所的其他同志,包括廊田街上的“消息靈通”人士都不知道具體方位。陳文明想到了張佐兵。果不其然,張佐兵按照報案群眾提供的零星描述,很快就“鎖定”了這個偏僻之地。

無獨有偶。2018年7月下旬,廊田鎮沙洲村發生一宗故意傷害警情,事發突然,在外開會的陳文明連忙打電話給張佐兵,叫他先期處置。張佐兵火速趕到現場,三言兩語了解清楚簡要情況,先到衛生院控制住犯罪嫌疑人,此時距案發不過10分鐘左右。

廊田派出所民警張志華,因為是外地人,地方陌生、語言不通,工作起來有難度,特別是處理當地的矛盾糾紛,張志華總感到很頭疼,警校所學的理論方法在這里有些“水土不服”。而張佐兵到場后,不慌不忙地了解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然后因勢利導,用地道的廊田話,三言兩語就把事擺平了。剛才還爭吵得臉紅耳赤、眼看著就要“干仗”的當事人,在張佐兵的勸說下逐漸心平氣和地散去了。

張志華不禁暗自叫絕,并虛心請教。熱心的張佐兵手把手傳幫帶,介紹廊田的風土人情,傳授基層派出所的工作方法,結合日常工作帶著張志華奔走在廊田鎮的大街小巷、田間地頭,讓小張熟悉轄區環境,掌握當地社情民情。張志華的工作逐步進入狀態,很快成了廊田派出所的骨干。

因為家在本地,逢年過節的值班,張佐兵都主動自己來扛,以便讓家在外地的同事吃上個“團圓飯”。平日里也隔三差五安排外地的同事到家里吃吃飯,讓他們在工作地也感受到家的溫暖。2018年大年三十下午,廊田派出所接到警情,因為值班的同志對事發地不太熟悉,正在殺過年雞的張佐兵得知情況后,二話不說,刀一扔就跟著值班民警出去了。忙著備年夜飯的張嫂忍不住抱怨道:“連過個年都不消停!”

工作上毫不含糊的張佐兵,家務事卻經常搞些“半截子工程”,張嫂對此頗感無奈。

也怪不得張嫂報怨,遇事沖在前面,幾乎是張佐兵的“習慣性動作”。新警龔澄思說。2018年上半年的一次抓賭行動中,龔澄思跟隨張佐兵一個組,破門入屋抓人的那一刻,張佐兵下意識地將小龔往后輕輕一拉,自己第一個沖了進去,完成了現場控制。事后張佐兵說:這個地方我比較熟,又是本地人,他們(賭徒)會有所忌憚,危險小一些。小龔剛來廊田工作不久,萬一有個什么閃失就麻煩了。

因為敬業,同事對張佐兵敬重有加;因為熱心,當地的百姓對張佐兵也很尊重。每逢尾數為“1”、“6”的廊田墟日,張佐兵都會到市場上轉一轉,巡邏防控,收集信息,了解社情民情,路上不時有過往群眾向張佐兵打招呼,親切地叫他“兵哥”,特別熟悉的還要聊上好一會兒。

“咱們在公安機關的最基層,同老百姓要說得上話、交得了心,工作才好開展。”張佐兵熱衷于同轄區群眾打成一片,做起群眾工作來得心應手,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張佐兵幾十年如一日扎根在鄉鎮派出所,而且自始至終在一個派出所,沒有什么轟轟烈烈的大事,沒有驚天動地的壯舉,大多數時候是處理些打架斗毆、小偷小摸的治安案件,調解一些家長里短、雞毛蒜皮的鄰里糾紛,這些不正是無數基層民警的日常寫照嗎?

采訪伊始,張佐兵還搖著雙手要求筆者不要報道:“我只是做了本職工作,沒有什么貢獻!”

翻開張佐兵的履歷表,就像他本人一樣簡簡單單,特別是榮譽那一欄,一個是1996年的“嚴打斗爭先進個人”,一個是2010年的“基層工作先進個人”,恰與其淡泊名利的個性相符,求實干、不圖名。

堅守在一個派出所,用一輩子守護“粵北糧倉”的平安,這是需要勇氣的。

張佐兵說:咱們要對得起這身警服、對得起這份工資、對得起廊田的父老鄉親!

責任編輯:蔣琳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丝绸之路注册 三国杀怎么玩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 奥林帕斯山的传说注册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 首尔fcvs德黑兰独立 欢乐麻将电脑单机版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有哪些 bbin电子游艺 凯蒂卡巴拉注册 全民飞机大战幸运商城在哪 全北现代1-5广州恒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