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法制網首頁>>
首頁即時滾動新聞>>
外出就餐遇“禁止自帶酒水” 促銷“最終解釋權”歸商家
我們身邊有多少“霸王條款”
發布時間:2018-10-27 04:09 星期六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制圖/高岳  

□ 法制網記者  趙  麗

□ 法制網實習生 李文靜

時而明目張膽、“霸氣”十足,時而又玩起“隱身術”“變臉術”,紛繁復雜、難以名狀。

它便是“霸王條款”。

有人可能會疑惑:“商家很少與我們簽合同,哪里能看出是‘霸王條款’?”

事實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商家利用“霸王條款”免除自身責任、加重消費者責任、排除消費者權利的行為不時發生。當你在美容卡、健身卡、消費卡上看到“本店擁有最終解釋權”,在購物時瞧見店堂里掛著“打折商品、珠寶首飾概不退換”,與朋友外出用餐時在飯店里看到的“禁止自帶酒水”,你就已經是“霸王條款”的受害者了。

當消費者開始梳理那些隱藏在身邊的“霸王條款”時,或許會感到驚訝:“我們這輩子究竟會遇到多少‘霸王條款’啊!”

魅影般無處不在

“明坑躲不過,暗箭更難防。”

這是自研究生畢業后就在北京工作的林曉娟對租房經歷的總結。

“剛來北京時,我在同學的幫助下租了一間面積在5平方米左右的臥室,房間里只有一張單人床、一個桌子、一個簡易衣柜。租金是押一付三,第一次交房租剛好到7月份。交了房租沒兩天,隔壁就搬進來一對夫婦,他們的合同簽到5月,因為中介和房東簽的合同是到5月份。”林曉娟回憶說,“多交兩個月的錢還不算完。我住的那段時間,沒有人來收過水費。可是,中介竟然以我沒有交水費違約為由,要求我賠償兩個月的房租,而且必須在3天內搬走。”

后來,林曉娟和中介結算押一付三里剩下的錢,“中介以沒時間驗房為由一直拖著。之前,我曾見過其他人退房的情形,中介經常以房間里的電器損壞為由,要求扣款。想到這些事,我就對中介說,房間內所有設施按損壞計算,我只要剩下的錢。聽我這么說,中介態度立馬轉變,全程微笑”。

最后的結果是,交了四個月的房租,只拿回來一個半月的錢。不過,這并非林曉娟遭遇的最離譜的租房“霸王條款”。

回憶起這4年的租房遭遇,林曉娟依然很謹慎:“你要是租房,一定要認真地多看幾遍合同再落筆,否則后患無窮。”

在記憶中,是個夏日的晚上,林曉娟剛打開熱水閥門準備洗澡,燃氣熱水器“砰”的一聲著火燒毀了,墻面、灶臺也受到牽連。經查,這次起火是燃氣熱水器老化引發。事后,中介安慰林曉娟說:“沒事,房東換個新熱水器就行。”

半年后退房時,中介說熱水器在居住期壞了,按合同約定不能退800元押金。林曉娟翻開合同看到里面確有一條:“房屋內家具完好,租住期間如有損壞,押金不退,照價賠償”。中介又說地板有開裂、桌角有缺損,沒有太多經驗的林曉娟嚇得不敢再讓中介驗房,只得忍氣吞聲不要那800元。

“說實話,就是那條‘房屋內家具完好,租住期間如有損壞,押金不退,照價賠償’讓多少租房者吃了虧,而且還有苦說不出。”林曉娟說,之后,她在籌備結婚事宜時也被“霸王條款”四面埋伏。

“租婚紗時比較匆忙,店員強調訂單生成之后不能退換。”林曉娟說,她當時覺得這個規定不合理,但也來不及理論,“后來我感覺不合適想退訂單,店員就以各種理由推脫”。

結婚后,林曉娟考慮生孩子的事情,可是工作單位在員工守則和勞動合同里規定“女職工如果計劃懷孕,必須先經公司批準,否則不享受相關福利待遇”。

雖然這個規定明顯不合理,女員工也都有異議,但公司照樣執行不誤。林曉娟盤算了一下,公司有好幾名女員工都有懷孕的打算,自己又不想放棄現在的職位和福利,而要排隊還不知什么時候才能輪到。于是,她備下一份厚禮,和家人專程拜訪了公司某位領導,生孩子的計劃這才得以批準。

林曉娟說,她所在的公司還算是“人道”的。她的一位朋友在另一家企業,那家單位直接明示“女員工3年內不得生育”。

如今,林曉娟的兒子已經上小學了,也加入了思維邏輯培訓、英語培訓的課外輔導隊伍。

林曉娟花了數千元,在一家比較大的英語培訓中心給孩子報了名,培訓中心承諾考試達到95分以上,否則就退款。

第一年,兒子期末考試成績沒有達到目標。林曉娟想問問培訓中心,可還沒開口提退款,對方就指著墻上的告知書說,“考試成績是以我們的為準,學校的成績不作為依據”。

“耗不起”的維權

“霸王條款”離我們究竟有多遠?

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于今年“3·15”前夕對2005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5.3%的受訪者現在還會遇到商家的“霸王條款”,“禁止自帶酒水”和“特價商品不退換”是受訪者最常遇到的“霸王條款”。66.2%的受訪者通常能識別商家的“霸王條款”,33.8%的受訪者對此不清楚。

“在生活中,有很多人對商家的‘霸王條款’不敏感。”北京市民王蒙說,她的一個朋友買過卡面標注1年有效期的電影卡,到期時余額還有800多元,“我的朋友聯系客服要求延長使用期限,對方理直氣壯地說不能延長。可是,國家有明確規定,預付式會員卡是不允許設置使用期限的”。

不過,記者調查了解到,多數消費者對“霸王條款”比較敏感。除了極少數人稱“已習以為常”或者“很少注意到”外,有不少受訪者反映,由于合同由經營者制定并提供,消費者雖然心里清楚也不愿意,但個人力量太小,往往只能被迫接受。因此,大多數消費者在面對“霸王條款”侵權時,往往都“不想找事,被迫接受”。

“我們裝修總價只有幾萬元,延期扣款的數額不是很大。”面對裝修公司的“霸王條款”,北京市民張寧放棄了維權。

去年,張寧將家里的裝修半包給了某裝修公司,即自己買材料,工人負責裝修。“合同上工期是45天,延期1天扣總價的千分之二。工程延期后,對方卻說合同上延期扣款的規定只針對委托了全部工程的項目”。

在采訪中,不少消費者向記者提到了一個說法——“最終解釋權”。不少受訪消費者認為,這一說法是商家使用頻率最高,也是最讓消費者無奈的。

事實上,關于“最終解釋權”引發的糾紛屢見報端,涉及餐飲、美容、百貨購物、旅游等多個領域,有些甚至鬧上法庭。

記者調查發現,這類案例多出現于會員卡、優惠券、VIP折扣這些“聽上去很劃算”的促銷方式中。在名目繁多的說明條款里,不少商家都會利用“最終解釋權”打埋伏。一旦交易發生糾紛,商家就亮出“護身法寶”,消費者多半忍氣吞聲,自認倒霉。

對于“霸王條款”,林曉娟也曾經試圖維權,但最后的感覺卻是“耗不起”。

不久前,林曉娟在某商場購買了一雙打折皮鞋,可是鞋的內幫掉色,把她好幾雙淺色襪子甚至腳趾都染色了。林曉娟找到商場退換,對方稱一則沒有質量問題,二則“打折、特價商品我們規定是不能退的”。

“我決定理論一下,專門請了半天假。商場人員堅持要我拿出鞋子質量不合格的鑒定證明才退。但一想,耗時間費精力,忙碌的工作耽誤不起。”林曉娟說。

深受“霸王條款”之害的林曉娟,經常和同事開玩笑說,生活處處存“霸王”,電影院“謝絕自帶食品飲料”、餐館要收開瓶費、出門旅游“發生人身意外,旅行社不負責任”……

“在一些專項整治活動開展期間,商家還是比較規矩的。”張寧說,希望有關部門時常抽檢、巡查。

在王蒙看來,面對商家的“霸王條款”,有時打幾個電話就能維護自己的權益,“生活中要不怕麻煩,現在消費者有很多渠道可以發聲和維權,遇到損害自己利益的事情,絕對不能忍氣吞聲,要勇敢地站出來”。

責任編輯:王澤玉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拳皇命运哪个值得培养 凯蒂卡巴拉电子 手机网赌bbin电子游戏输钱 王牌战士手游 红熊猫介绍 快3开奖结果安徽 天天炫斗官网最新活动 西班牙人vs巴列卡诺 哈维阿尔萨德 斗地主在线玩 糖果大陆游戏 法国圣埃蒂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