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法制網首頁>>
首頁即時滾動新聞>>
站長的過與悔:我根本不缺那點錢,但我還是伸手了
發布時間:2018-10-26 08:15 星期五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過與悔]我根本不缺那點錢,但我還是伸手了

“人的一生猶如一串符號,至于我,前半生已經畫上句號,下半生還將是個問號。‘貪’字讓我迷失在人生征途,跌得頭破血流,落得如此下場……”浙江省杭州市桐廬縣森林和野生動物保護管理總站原站長徐君良的懺悔句句帶淚,令人唏噓。

2018年3月29日,桐廬縣人民法院對徐君良私分國有資產罪、貪污罪一審判決,徐君良因私分國有資產罪和貪污罪,數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處以罰金二十一萬元。隨著法官法槌一聲落下,桐廬縣史上留置第一人徐君良的“前半生”畫下了“句號”。

一站之長 設小金庫私分國有資產

徐君良曾是一名積極進取的有志青年。早年出身貧寒,父親早亡,他與母親、姐姐相依為命,通過努力考上浙江林業學校,畢業后順利分配到縣林業局下屬事業單位瑤琳鎮“第二林場”工作。按他自己話來說,是跳出了“農門”。2009年5月,在“第二林場”踏踏實實工作近20年的徐君良,被調任至縣林業局下屬縣森林病蟲害防治站任站長,攀上了事業的“小高峰”。

從默默無聞的林場普通工作人員華麗轉身成為“一站之長”,徐君良的心理也悄然發生了變化。到任之后,他就琢磨著要為下屬做點事,贏得大家的認可,樹立自己的威信。細細斟酌后,他覺得搞好福利是最直接的方式。

與時任副站長、單位出納等人商議并得到大家一致同意后,他們便開始了設“小金庫”私分國有資產的操作。通過虛開多開森林撫育、病蟲害防治項目發票,虛報多報測報費,從單位賬戶上套取資金作為單位的“小金庫”,并以發放職工福利等名義將“小金庫”進行私分。

當第一筆錢打到“小金庫”賬戶時,徐君良的擔憂一閃而過。他認為私設小金庫是林業局和森防站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別的單位也或多或少存在,“法不責眾”的心態讓其決定鋌而走險。短短幾年時間里,徐君良伙同他人共套取國家資產多達200余萬元,其中40.84萬元以單位名義以過節福利等形式被私分。2014年8月,得知自己即將卸任森防站站長后,徐君良將“小金庫”內僅剩的17.7萬元瓜分一空。

為了不留把柄,徐君良每年都仔細核對“小金庫”的收支賬目,在確保出入無誤后,一次性燒毀當年所有的財務憑證。

“染指”工程項目 大搞權力“變現”   

2014年8月,徐君良調任桐廬縣森林和野生動物保護管理總站站長。初到時,徐君良驚奇發現站里的同志們很少過問他人的事,單位的事也基本他一個人說了算,可以說,雖然離開了集體作戰,但制約更少了。

由于缺乏監督制約,徐君良養成了任性用權的習慣,屢屢“染指”工程項目,大搞“權力變現”。一方面“出于私心”,不斷向業務公司索取“協作費”“好處費”;另一方面優親厚友,要求業務單位分包、轉包給其親戚所在的中介機構,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出于親情關系,想盡可能幫親戚多拉點業務”。

到森保站沒幾個月,徐君良便開始插手項目。2014年12月,他直接向該業務單位索取2萬元“協作費”,為了掩人耳目,要求業務單位先將錢轉賬到其外甥所在的中介機構,再由其外甥將錢轉到自己名下。資金周轉多次,實際是通過偽造合理化名目,掩蓋自己違紀違法的事實。

在森保站期間,徐君良故伎重施,多次利用站長身份,以森保站需要“工作經費”“協作費”“調研費”為由為自己謀利。不廉則無所不取。一次又一次的好處費讓徐君良胃口越來越大,貪欲越來越膨脹,完全脫離了正軌。

2016年下半年,縣森保站需采購林業調查信息采集系統,徐君良與相關公司事先商定好采購總價為52萬元,但在實際招標環節卻動了“歪腦筋”,要求對方按照66萬元進行投標。為了瞞天過海,他通過親戚名義與中標單位簽訂虛假技術服務合同,待款項到位后再進行轉移。最終,這14萬元被收入囊中。

執迷不悟 把組織的提醒當“耳旁風”

“我就像一塊‘榆木疙瘩’,組織給過我好多次機會,但是都沒有放在心上,沒有好好珍惜,最后步入死局。”徐君良在懺悔錄中如是寫道。

2013年,與徐君良相識的一位上級領導因違紀違法問題被查處,徐君良被組織請去談話。這是其第一次被組織約談提醒,但是他卻沒有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覺得是上級領導“風頭不好,自己倒霉”,便繼續留用“小金庫”。

2016年1月,徐君良被列入擬提任縣管干部考察對象。考察期間,有人反映其多年前向上級領導送禮一事。在面對紀委和組織部相關領導談話提醒時,徐仍然無動于衷,心想著“看我要提拔,有些人很嫉妒,這才把上級領導的事情翻出來,讓我受牽連。”在談話過程中,他甚至一度“憤憤不平”,把組織的提醒完全當“耳旁風”。

2016年下半年,有人反映徐君良以權謀私、優親厚友等問題,縣紀委再一次對他進行談話提醒。面對組織再三的教育、挽救,他始終執迷不悟。“在當時的高壓之下,我還伸手貪污14萬元,真是膽大妄為。而且,我家境殷實,根本不缺那點錢,但我還是伸手了!”

2017年10月10日,徐君良被組織約談說明小金庫相關問題,他沒有認識到,那是組織給自己最后的挽救機會,仍然對提醒置若罔聞,想著對抗審查、企圖蒙混過關。

到了留置場所后,徐君良的思想認識和對待組織審查態度有了180度大轉變,從一開始談話時的“負隅頑抗”、執迷不悟到后來的主動配合調查,交代組織尚未掌握的違法犯罪事實。

“是我的貪念,讓我缺失了對國家法律法規、對公權力的敬畏之心,致使自己一步步滑向貪欲的深淵。正是組織的一記悶棍讓我驚醒,可為時已晚、錯已鑄就,只有付出代價來還!”他含淚懺悔道:“‘貪小失大’,這是母親常念叨給我聽的一句話,但我卻沒有把它牢牢記在心上。如今失去的何止是貪到的幾十倍啊!這個賬真得沒法去算,后悔莫及啊!”(杭州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

責任編輯:秦晶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日本黄色片做爱的 爱配资官网 为何工程变更能赚钱 pk10大小单双走势图 消灭星星 粉色清纯美女 快3计划软件下载 三亚最赚钱吗 南宁红灯区哪里最多 网赌AG作假截图 广西快三万能码走势图 时时彩四码最准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