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法制網首頁>>
法學頻道>>理論前沿>>
英國證據法中的禁止反言規則
發布時間:2018-10-26 14:14 星期五
來源:

胡 萌

在建立了現代法律制度的國家和地區,法庭上的事實認定活動呈現出很大的相似性,但作為規制事實認定活動的重要裁判規則,證據法卻是各不相同的,即使同屬一個法系,在整體的證據制度設計或者具體的證據規則方面也存在很大差異。為了增進我們對各國證據法的了解,本版從今日起刊登相關文章。敬請關注。

禁止反言在英國證據法中的適用有著古老的淵源。該規則首先出現于普通法院和衡平法院的審判實踐中,體現了早先法院對公共政策的考量;隨后,這一規則在遵循與重塑先例的漫長過程中得到不斷發展,最終影響著英國證據法的成文立法。英國證據法中禁止反言對訴訟一方當事人的約束,主要體現在該規則的適用會阻止一方當事人否認或提出有關事實的證據,這也使得禁止反言在英國證據法中一直被視作證據排除規則。發展至今,禁止反言最初所依據的公共政策已經淡化,在如今的法庭上更多的是作為抗辯理由而提出。

禁止反言的基本范疇

“禁止反言”這一術語的英文“estoppel”源于其同根詞匯“stopped”,在英國文獻中最早出現于1953年的《關于英國法的對話》中。該規則最早是用來“阻止”當事人提出與先前陳述事實相矛盾的證據。根據《朗曼法律詞典》,禁止反言是一項證據規則,該規則禁止一個人否認其先前陳述的真實性,或者否認其引導他人相信存在的事實。從該定義看,禁止反言在證據法中是一種排除規則,但又與其他基于公共政策而排除證據的規則有所不同:只有將禁止反言作為抗辯理由提出,該規則才得適用;而法院并不會基于公共政策主動適用這一規則。禁止反言在訴訟過程中以抗辯方式提出,因而是對抗制程序的產物。

12世紀以前,英國的記錄禁止反言規定:當事人在訴狀中對某項事實作了陳述,他們便不得在后續訴訟中對此作出不同陳述。如今,“記錄”主要是指作出判決的法院的記錄,但現在法庭宣布的判決是否需要保存書面記錄已經無關緊要了。經過不斷地發展,記錄禁止反言所包含的規則有:訴因禁止反言、爭點禁止反言、禁止雙重危險、程序濫用理論等。由于這些規則的發展已對歷史上記錄禁止反言的最初之意有所偏離,將這類規則稱作“以先前司法程序禁止反言”似乎更為妥當,更能體現出該規則發展與適用的現狀。

在Specialist Group International v. Deakin案中,大法官May對禁止反言規則進行了概括:如果一項訴訟請求已經在先前訴訟中得到明確裁判,在相同的當事人之間,該訴因不得被再次提出,除非是在上訴程序中,或者先前程序存在欺詐、串通行為。如果一項主張的一個爭點已經在先前訴訟中得到明確判決,在相同的當事人之間,該爭點不得被再次提出,如果提出有可能是對程序的濫用。如果某一訴因或爭點并未在先前訴訟中被裁決,基于公共利益或個人權益,在相同的當事人之間,提出該訴因或爭點會有程序濫用的可能。這可能發生在當事人本可以且應該在先前訴訟中提出卻沒有提出的情況下;在個別案件中,也會有其他因素的程序濫用,如對一方當事人進行壓迫。但是,程序濫用是一個無法準確定義的抽象概念,法庭必須經過最謹慎的考慮后才能以此為由阻止一項訴因的提出。

禁止反言規則在實體法和程序法中均有涉及。英國著名法學家丹寧勛爵對于禁止反言的范疇曾作過一個恰到好處的比喻:“經過幾百年的法制建設,一幢大房子拔地而起,這座大房子就是‘禁止反言’。在柯克勛爵時代它只有三個房間:記錄禁止反言、契據禁止反言、行為禁止反言。但是在我們這個時代,這幢大樓已經有了太多的房間……但是每個房間與其他房間相比都有著各自不同的功能。當你進入一間房間,你會發現標簽上寫著‘禁止反言是證據法規則’;進入另一個房間你會發現標簽上寫著‘禁止反言可以成為訴因’。每一個房間都有不同的標簽,不可能在一個房間發現與另一個房間相同的事物。”

民事程序中的禁止反言規則

1.訴因禁止反言

12世紀,英國法從羅馬法引入了既判力(res judicata)理論;到20世紀,英國法中的“res judicata”僅包括訴因禁止反言,如今已涵蓋了爭點禁止反言。訴因一般是指“原告起訴尋求司法救濟所依據的事實,如侵權行為和損害后果等,有時也可以指依據這些事實所提起的訴訟的一部分”。訴因禁止反言規則是指,如果一方當事人對另一方當事人就某一特定案件提起了訴訟,而該特定案件已經被作出了判決,那么將會有嚴格的法律規則阻止一方當事人因同樣的理由向同樣的對方當事人再次提起訴訟。

就該規則所涉及的先前判決而言,應是實體的、終局判決。一項判決能夠獲得既判力需要滿足三個條件:(1)由具有管轄權的法院作出;(2)該判決是對實體爭議事項的判決;(3)該判決應是終局的、結論性的判決。該規則不僅適用于原始訴訟當事人,也適用于與之有利害關系的人。“利害關系”是指“法律所認可的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當事人之間的一種關系類型,是血親(例如被繼承人與繼承人)、所有權(例如賣主與買主)或者利益關系”。該規則要求前后訴訟的事實是同樣的事實,而不論請求權基礎是否發生變化。此外,如果某項事實在先前訴訟作出判決之前就發生變化,而先前判決并未考慮該變化,則不適用訴因禁止反言。

2.爭點禁止反言

根據《布萊克法律詞典》的定義,爭點是“當事人之間的爭議點,是明確且重要的事項;它是一方肯定而另一方否定的事項,當起訴狀中所主張的事實被答辯狀所否定時,當事人之間就有了爭點。”對于一個訴因或者訴訟請求而言,往往會包含很多有法律意義的關于各種事實的爭點;一旦雙方當事人之間的一個爭點被法院作出明確判決,作為一般規則,任何一方當事人都不能再對此爭點提出異議。

前后訴訟的爭點與訴訟請求之間并沒有必然的相關性,相同的訴訟請求可能包含不同的爭點,而不同的訴訟請求也許有著相同的爭點。據此,爭點禁止反言可以劃分為直接禁止反言和間接禁止反言。直接禁止反言是指,如果當前訴訟的訴訟請求與先前訴訟的訴訟請求相同,那么先前訴訟已經裁判過的爭點就被禁止在當前訴訟中再行爭議,即不得就相同爭點再提出相反的主張和證據。間接禁止反言是指,雖然當前訴訟的訴訟請求與先前訴訟的訴訟請求不同,但當前訴訟的爭點已經被先前訴訟所裁決,那么盡管訴訟請求不同,當事人同樣被禁止在以后的訴訟中就該爭點提出相反的主張和證據。適用直接禁止反言的情形要遠遠少于間接禁止反言,因為能夠就相同的訴訟請求再次提起訴訟的情形畢竟不多。由于爭點禁止反言在多數情形下都是作為間接禁止反言被適用,因此在學術研究中也有將間接禁止反言指稱爭點禁止反言。

在1985年的DSV Silo und Verwaltungsgesellschaft mbH v. Owners of the Sennar(The Sennar)(No.2)案中,布萊登法官提出了爭點禁止反言的適用條件:(1)先前判決必須(a)出自有管轄權的法院;(b)是終局的、結論性的;(c)應當是實體判決。爭點禁止反言涉及的是那些構成先前判決的必要事項,爭點必須已經得到辯論和裁判。(2)前后訴當事人(或利害關系人)相同,并且訴訟地位相同。(3)前后訴中爭點相同。如果后訴與前訴處理的事實問題相同,且提交的證據也相同,那么在后訴中涉及的前訴已裁決的爭點應適用禁止反言。法官對訴因禁止反言之抗辯,只須查閱法庭記錄中當事人的訴訟主張即可;在對爭點禁止反言應否適用的判斷中,需要考慮先前判決所依據的全部材料。

刑事程序中的禁止反言規則

在古希臘的法律中,無論是控訴人還是審判者都要受到最初裁判的約束,禁止對同一罪行重新起訴或審判。公元前355年,古希臘的雄辯家德摩斯梯尼曾說,希臘法律“禁止對同一人因相同的事實審判兩次”。12世紀,禁止雙重危險傳到英國,刑事程序中的禁止雙重危險規則與民事程序中的訴因禁止反言有著同等的效果。14世紀早期,英國法律中的禁止雙重危險形成了兩種抗辯形式:一是對先前無罪開釋的抗辯,二是對先前有罪判決的抗辯。同時,盡管爭點禁止反言被認為在英國刑事法律中是不適用的,但程序濫用理論在某些方面與之有相似之處。

在1964年的Connelly v. DPP案中,Lord Morris確立了一些適用禁止雙重危險的重要命題:(1)一個人不能就其先前被無罪開釋或者定罪的犯罪受到審判;(2)一個人不能就其根據以前的起訴書本可定罪的犯罪受到審判;(3)如果他現在被起訴的犯罪實際上與其以前被無罪開釋的犯罪、本可定罪的犯罪或者已經被定罪的犯罪是同一或者實質上同一的犯罪,則使用同樣的規則;(4)該規則是否使用的一個標準是,支持第二次的起訴書所必需的證據,或者構成第二起犯罪的事實,是否足以根據第一次的起訴書獲得定罪判決,無論是就被指控的犯罪而言,還是就根據起訴書被告人本可被認定有罪的犯罪而言。

在Connelly案中,法官認為爭點禁止反言可以在刑事案件中適用。然而這一觀點于1976年被上議院的DPP v. Humphrys案所推翻。在該案中,作出終審判決的上議院一致認為:爭點禁止反言不能適用于刑事程序中;即使在第一次審判中被判無罪,檢察機關在后續訴訟中仍可以提出與先前訴訟相同的部分證據。盡管如此,上議院隨后提出了“程序濫用”的概念。早在1861年的R v. Elrington案中,法官就作出這樣的裁決:如果被告人已經因較輕罪行被定罪,再依據同樣的事實以一個不同的重罪對其提起訴訟是不恰當的。在Connelly案中,這一規則作為程序濫用規則而被采納:如果檢控方為了反駁被告人的辯護,基于同樣的事實不斷提起訴訟,即使這些罪名在法律上是不同的,也構成對程序的濫用。程序濫用并不是源于某個法律原則,而是源自法院所固有的決定其自身程序的權力或者是對公共政策的考量。也正因為如此,法庭對于是否適用該規則具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

程序濫用有兩類常見情形,雖然這兩個情形指向不同,但都有利于檢控方的指控。一是對先前判決的附帶攻擊。附帶攻擊是指,“在某一訴訟或者程序中對另一訴訟的判決(或另一司法程序)所作的攻擊。它常出現在非專以質疑或者推翻某一判決為目的的訴訟或程序中,發動對先前刑事判決的攻擊,意在撤銷或者否認先前刑事判決的效力”。在1981年的Hunter v.Chief Constable of the West Midlands Police案中,上議院提出了這樣的規則:如果當事人提起民事訴訟的目的是為了附帶攻擊刑事終局判決,則該行為構成程序濫用,應當受到禁止反言的限制。二是先前無罪判決中證據的再次使用。如果不是對先前判決的攻擊,而是在后訴案件中使用先前無罪判決中的證據來證明后訴案件中被告人的罪行,在何種程度上會構成程序濫用呢?在2000年的R v. Z案中,上議院允許在該案中將被告人在先前無罪判決中的證據作為類似事實使用。此后,英國法院傾向于認為只要沒有直接攻擊先前判決或直接導致其被推翻,提出先前無罪判決中的證據僅僅讓人對先前無罪判決產生懷疑,不足以讓被告人依據禁止反言排除該證據在當前案件中的再次使用。

英國證據法中的禁止反言規則最初是基于公共政策而產生于判例中,主要出于對公正性的考量。隨著判例中的禁止反言的不斷發展與演變,以及成文法圍繞這一規則所作的規定,丹寧勛爵關于禁止反言所比喻的那座房子也不斷發生結構性的變化。無論是在民事程序中,還是在刑事程序中,禁止反言的嚴格適用不斷有所松動,關于例外的先例得到了遵從,甚至被寫入成文法。一方面,這是追求公正審判的必然發展;另一方面,英國證據法所確立的禁止反言規則是否契合《歐洲人權公約》的要求還需要重新審視并有待時間的檢驗。

(作者單位:華東政法大學中國法治戰略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莫亞奇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球过人技巧30招图解 秒速时时赌博 北京赛pk10和 幸运飞艇98开奖网 eu老虎机 宁夏11选5走势图 田广双色球推荐 2020海南封岛是真的吗 奖号382前后关系 腾讯实时开奖结果记录 斗地主入门教学 福彩东方6十1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