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法制網首頁>>
法學頻道>>法學講堂>>
準確認定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非法占有目的
發布時間:2018-10-26 14:10 星期五
來源:檢察日報

張鵬成

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屬于法定目的犯,非法占有目的的有無,是判斷罪與非罪的關鍵。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出臺《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解釋》),采取列舉的方式對非法占有目的予以規定。然而實踐中,卻經常會出現要么對非法占有目的所具有的意義認識不足,要么只要行為人某一客觀表現符合《解釋》所列舉六種情況之一,就認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問題,直接影響了罪與非罪的認定。所以,有必要對認定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之非法占有目的相關問題予以明確,以減少認識誤區,增強法律適用的準確性。

避免客觀歸罪。客觀歸罪的情形,具體表現為,僅因犯罪嫌疑人申領信用卡后透支消費,并且有經銀行多次催收拒不還款的行為,就直接認定犯罪嫌疑人的行為構成信用卡詐騙罪,沒有審查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即根本無法證明犯罪嫌疑人的透支行為是否出于“惡意”。究其原因,主要是案件承辦人沒有正確認識非法占有目的之于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的獨立意義,對非法占有目的要件的作用認識不足。應該明確,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中,非法占有目的和經催收拒不還款是并列不可或缺的兩個因素,僅憑某一方面無法認定信用卡詐騙罪。

避免事后傾向性評價。事后傾向性評價,是指為達到理想化、合目的性的預定目標,在評價某種行為性質時不是以其本無好壞之分的客觀表現為評定依據,而是根據行為發展趨勢,人為地設計對行為可能產生或然結果的否定性評價標準,以達到特定傾向性目標。司法實踐中,應該避免這種傾向。

一是“明知沒有還款能力”之“明知”的認定。按照《解釋》第6條第2款第1項規定,“明知沒有還款能力而大量透支,無法歸還的”,即可推定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對于此處“明知”的認定,應該避免事后傾向性評價,如,犯罪嫌疑人在使用信用卡透支消費時經濟狀況并不穩定,透支的錢款用于存在一定風險的投資經營,即使其事后投資失敗,無法歸還錢款,也不能因此認定其對于沒有還款能力屬于主觀明知,即不應該以行為時所無法確定的結果來評價行為人的主觀態度。對犯罪嫌疑人是否明知的認定,除了要看“事后”的結果外,還應該結合其他因素,如犯罪嫌疑人申領信用卡時是否有偽造手段、投資經營項目是否正當等。

二是“肆意揮霍透支的資金,無法歸還”的認定。“肆意揮霍透支”應該如何認定,在審查案件時,不能單純因為犯罪嫌疑人申領信用卡的賬單上有多筆大額消費,就直接認定其行為屬于肆意揮霍透支。不同的行為主體,經濟狀況必然不同,對于在申領、使用信用卡時經濟狀況良好的行為人,如果因意外情況(如投資失敗、企業破產)而無法還款的,即使其此前有過大額消費行為,也不能據此在事后評價其屬于“肆意揮霍透支資金,無法還款”,進而認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反之,如果行為人在申領信用卡時經濟狀況極差,沒有穩定收入來源,但仍大額透支信用卡消費且與投資經營無關,后期無法歸還,可認定其有非法占有目的。

非法占有目的的具體認定。筆者認為,在認定犯罪嫌疑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時,不應僅從結果來推斷,而應該結合其他相關因素,進行綜合判斷。

一是申領信用卡時是否有欺詐行為。行為人在申領信用卡時,按規定應出具個人身份信息和財產以及征信等資料,符合一定標準時,才能申領相應額度的信用卡。如果犯罪嫌疑人在申領信用卡時所提供的資料均為偽造,并且存在《解釋》第6條第2款所規定的相應情形時,則可以認定其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當然,需要注意的是,如果犯罪嫌疑人在申領信用卡時提供的身份信息為虛假,則可以直接認定其行為屬于刑法第196條第1項規定的“騙領”型信用卡詐騙罪。

二是重點審查行為人透支款項時的經濟狀況以及還款數額。結合行為人透支信用卡時的經濟狀況以及其透支信用卡的金額及用途,能夠反映其非法占有目的的有無,如果行為人在透支時無穩定收入,透支錢款金額卻較大,且與投資經營無關,則可以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行為人在透支信用卡期間,為維護個人信用通常會定期還款,此時,應重點審查還款金額,如果其還款數額達到最低還款額標準,則基本可以認定其正常使用信用卡,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反之,實踐中經常會出現犯罪嫌疑人雖然定期還款,但還款數額明顯偏低,與最低還款額標準相差甚遠的,這種情況則可以結合其他行為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三是行為人是否具有還款意愿。對此問題的認定,應堅持主客觀相一致原則,不僅應該聽取其辯解,還應該就具體問題進行查證分析,如,即使犯罪嫌疑人在透支信用卡后未及時還款,或還款數額不大,但是有證人能夠證實其當時確有多方尋求幫助或其他努力嘗試還款的行為,則可以判斷其具有還款意愿,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反之,即使犯罪嫌疑人辯解稱自己確實愿意還款,而其他客觀證據均無法對其辯解予以佐證,則不能判斷其具有還款意愿,可以結合其他情況認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作者單位:天津市河西區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莫亞奇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西班牙人对韦斯卡武磊 怎么打好成都麻将视频 守望先锋国服最高等级 刺激战场和平精英 百慕大三角试玩 贵州快三走势图 cba季后赛 和平精英怎么改名,改名卡怎么获得 2009公牛vs凯尔特人 万圣节财富2送彩金 甘肃快3今日走势图 中彩网双色球 真人街机捕鱼大圣捕鱼破解版